一杯玉米糊

存文处,杂食动物萌点奇特,BL居多

空竹响·日常1(唐毒唐)

甜甜甜!甜进梦里里!么么扎ヽ(✿゚▽゚)ノ

寒水何时别山月:

“听说,在中原人看来,咱苗疆的女子很是…多情露骨?” 


 一旁的凤阙影差点一口茶就喷了出来。 


凤阙影有个师傅,是个苗疆的小姑娘。可以蛇舞虫鸣间笑看敌人七窍流血,也会骑着呱太蛊惑圣手救人无形。


更多时候这个看起涉世已深的小姑娘更喜欢跟在凤阙影身后,逗着这个木头般的刺客,说起自己一个人的日子,还有那个让她不再是一个人的师傅。


 她喜欢说,凤阙影也就跟着听。女孩子没有恶意的小心思,总需要旁听者来成全。


当然,会这么想的必然是不包括墨留溯的。


自从那小姑娘和凤阙影重逢以后,墨留溯便开始夜不归宿。有时睡在五毒祭坛一宿无眠,有时又在天空鱼肚白从女娲神殿打着哈欠和外出任务的凤阙影擦肩而过死活当作没看到。任由凤阙影怎么拦截,五毒长老也是私权技巧一起上,竟是真的一次也没成功。


五毒弟子们战战兢兢,暗暗对凤阙影使眼色,其中可怜哀求不言而喻。


喜怒无常,凄厉狠绝,小的们的性命都压在凤大侠博美人一笑上了啊。


……凤什么大侠,此时也只不过是个被扫地出门的。


啐。


墨留溯自然也是知道的,但是心头就是一股无名火一直散不去,看着那人乖乖地一步一随又不说话,一时也不知道怎么打破僵局,于是也就这么僵持着。


原不原谅是一码事,但是那个闷骚的木头不再来的时候,一直发不出的火蹭得就上来了。


侍奉的五毒弟子眼观鼻鼻观心,墨留溯喝着凤阙影从中原买回来的茶,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桌子,指尖的银饰清清脆脆的响。


“那个呆子最近在做什么?”


“不知……”


“不知道?不知道不会去查看吗?”墨留溯猛地将茶盏搁在桌上,“那勒个恶人谷的小娘们走了没?”


“没……”


“不知底细的阵营中人不知道赶出去,留着生儿子?”


……五毒弟子再也不做声了,反正说到底也是为了什么大伙儿都清楚,怎么说在这位神心里都是错的吧……


墨留溯越想眉头越深,终于坐不住的时候来了一个五毒弟子前来报告:“长老,凤大侠受伤了,看那样像是被人下蛊了。”


殿里的弟子们看着终于找到理由冲出门的墨留溯,相视一笑。


解脱了……


凤阙影确实是受伤了,动手的是他师傅。


上一刻还在笑语嫣嫣问徒儿最近为什么不开心啊,下一刻献祭了灵蛇一个百足合着夺命蛊拍了下来。


“徒儿,我们来打个赌……”


……


模糊中觉得受伤的右肩疼得厉害,挣扎着睁开眼就看到自家小蝴蝶气呼呼地用脚尖碾着被自己简单包扎好的伤口,干净的纱布渗出血来,还不死不休。


见木头醒了,放肆虐人的男人才在榻上坐下来,一点都不在乎自己再次让躺着的伤员伤口裂开,一边还拿着指头戳着凤阙影的肩膀:“恩恩爱爱的,这是玩的哪一出情调啊?”


抑扬顿挫,那酸味整个屋子都在无形弥漫。


凤阙影这些年其他的没变,脾气倒是或多或少的,还是被眼前这个人带出了点恶趣味。他看着冒着酸的醋坛子,眉目柔和下来,只余褐瞳里的眸光闪啊闪。


“哑了?笑个屁啊。”墨留溯转身瞪了眼不识好歹的某人,突然冷笑了一声,“话说,当年我不在你俩面前的时候,你们是不是…嗯?”


凤阙影抬手玩着墨留溯垂下的刘海,柔柔软软的,像是把棱角都留给了主人,“没有的事。”


“没有?”墨留溯低头凑近看着凤阙影,细长的眸子睥睨地看着身下这人,“我看你们这藕断丝连得丝都可以当成琴弦唱情歌了!”


凤阙影终于是忍不住笑出声,扯到刚被留溯虐待裂开的伤口,“嘶”的一声皱了眉。


“知道疼了啊。”墨留溯撇撇嘴,扯开单凭左手包起的绷带,边扯边换着力道摁下去,一时血都崩裂出来,模糊了伤口。


啧,不愧是恶人谷的小娘们,下手还真恶毒。


“很严重么?”凤阙影的额头疼出一层薄汗,声音却依旧是清淡得让人安心。


墨留溯一点点挑开伤口上不整齐的皮肉,冷哼了一声,将内力蓄移散开切了心法。


“你师傅对你还真是真爱,忍着点。”看着床上脸都疼白了的人,墨留溯还是心一横种下了冰蚕蛊。蛊毒中合,厉害的那只就会吃掉对方。那小姑娘修为及深,任是傲然如墨留溯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


“徒儿,我们来打个赌……


“听说那五毒长老单修毒经,其实并不是如此。


“我五毒教历来弟子都是双心法必修,只不过资质引出来后大多弟子不愿再消耗修为转化心法。


“双心法相互压制,若是主修毒经,使用补天诀便会耗去修习毒经时好不容易积攒的修为,得不偿失。


“这五毒注重修为的越来越少,我给你的毒,估计也只有寥寥几人能解。


“可我和你赌,你家那个歹毒的长老,宁可损了自己半身修为,也定会亲自给你去了我下的蛊……


“我知道你心疼他,和你商量你定是不肯的,所以也别怨我伤你。我就你这一个徒弟,若是赌赢了,我也能安心离开了。”


……


阿墨……


凤阙影咬着下唇忍着快要溢口而出的呻吟,他也不想让一旁运功的墨留溯知晓两蛊激烈相撞的疼痛难耐。


突然唇上沾上些湿凉,睁开眼就看到那舔着嘴角的男子,还有那双紫眸对着他妖妖娆娆的笑。


“疼个几个时辰就好了。”


凤阙影突然就笑了。他忍着疼仰首吻上近在咫尺的人,唇齿交错交换了个吻。


“阿影,要不……”墨留溯低喘的气息喷在凤阙影鼻息之间,满眼都是勾魂的暧昧。


无奈地笑了笑,将这个修为大耗的人带上床揽进怀里。


“别担心,几个时辰我扛得住。”


“可是……”


“几天没睡了,你也该睡会了,乖。”


“乖什么啊!得了便宜就开始卖乖……”墨留溯抬头正对上凤阙影迷离的褐眸,灿若繁花。


“还有一辈子,不急…”


我是你的。

评论(2)
热度(16)
  1. 一杯玉米糊归献有只喵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甜!甜进梦里里!么么扎ヽ(✿゚▽゚)ノ
©一杯玉米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