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玉米糊

存文处,杂食动物萌点奇特,BL居多

「唐毒唐」事件碎片其一

写在之前:这是「仍然没脸打毒唐毒tag」系列,普通的脑洞请普通的看,有丐帮出没(并非黑)请注意。正文如下:



墨留溯从梦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卯时了,外边的天已经大亮,伴随着不时的虫鸣鸟叫,又是五毒新的一天。

一瞬间精神恍惚,梦和现实还不能完全分清,梦里凤阙影糜烂残缺的身躯仿佛还停留在眼前碍眼无比。
“长老,您起了么?”
吊脚的屋子外边传来侍奉弟子的声音,他皱了皱眉,一边整理着装一边问道,“嗯,什么事。”
“听说中原派遣了使者找到了掌门那,掌门说这事交给您了,等会就让使者直接过来了,您……”屋外的弟子显然十分敬畏这位长老,声音发紧气息不稳,连话都是吞吞吐吐的。
“接到了直接带去风蜈殿。”
墨留溯如今已是主管风蜈殿的长老,本应该住在主殿的,只是嫌弃大殿冷清硬板,才一如既往住在自己还是普通弟子时睡的木屋里。他揪起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快长到腰上的头上,随手顺了顺,想像凤阙影平时做的那样给编个辫子,却发现怎么编都不顺畅,弄了几下心里越发烦躁,便随手从盒子里翻出支细长的银制口哨,当做簪子将长发挽了起来。心里想着正好乘那唐门不在哪天便去把这恼人的头发一刀削了。
起的晚的好处就是早餐直接免了,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为了修行颠倒日夜墨留溯对此也是习惯了的,如今被强行调整了回来,才一顿早饭不吃肠胃便开始不舒服了。他随手从院子边的树上摘了两果子,蹭干净外皮便咬了起来,一边咬还一边唤出了玉蟾一起吃,看着玉蟾那双乌黑又憨厚的眼睛,心情便也好了不少。
一路上遇见的门内弟子都十分沉稳淡定,仿若不觉自家长怠慢来使一派悠闲的老行事风格有何不妥,都自顾自地忙着自己的事儿。
墨留溯便这般慢吞吞地徒步走到了大殿,一手还摸了摸自家呱太的脑袋,在微挑的双眼看清殿中的人的瞬间,掐掉。
“客远道而来,多有不周。”
蛊虫献祭的迷雾还没有散尽,那双深幽眼瞳中的狠绝已经了无痕迹,嘴角的笑没有一丝笑意,虫笛不知何时已经入了手。“苗疆之人一向没那些繁琐规矩,哪里不对,还望丐帮的来使包涵。”
尹势本来正眯着眼喝酒,五毒的天气湿热,他甫一到来便十分不快只得喝酒解闷,正觉得这五毒的人都十分散漫,变听到身后传来的熟悉嗓音。 他眼眸微亮,从那人綰发的银色长哨上扫过,停在对方带着冷笑的面容上。
“武林中人,不讲虚礼。”他起身,往五毒长老走了几步,却在看到对方怀中虫笛时停了下来,带上笑意,“一别许久,就算当了这五毒长老,你还是这般怕我。”
墨留溯抬了他一眼,捕捉到了对方眼中的戏谑,不觉也跟着笑了起来,一步步踏入主坐,极不规矩地半卧半坐下来,“怕你怎么,再污蔑我一次么?”他把叶子卷成杯状从陈列的陶罐中取出水来,送到嘴边抿了一口。“听说丐帮这天下第一大帮最近忙着在洛道那鬼地方救助受浩恶之争波及的老百姓,怎么,救济救到我五毒来了?”
尹势自然听得清对方言语间毫不留情的嘲讽,他仿若不觉地单手支起下巴看主坐上那人自如的模样和隐约的僵硬,面上却严肃道,“上回昆仑不查污蔑了你是我不对,这不,这回上面不敢再乱指责便派我来好好探查了。”
“呵,也算进步咯?”指尖不自觉地一僵,墨留溯心中从噩梦带出的一股无名火缓缓燃了起来,“我五毒态度早已表明,浩气恶人如何皆不入我眼,与中原更是井水不犯河水,如何,中原武林又打算着什么要把我们牵扯着去蹚浑水了?”
“长安往洛道一段出现了大量毒尸,寻常取饮水的地方也被人用毒肆意污染,这毒……”丐帮一瞬沉下了双眼,带着逼视的意味留在了那人冷笑却艷丽的脸上。
“这毒,却说是只有我五毒才有的?”墨留溯缓缓地放下手中的叶杯,叶子散了,水洒了一地。“这么说,还真是要污蔑我第二次啊。”虽然动作轻缓,却已是临近爆发的边缘,以石头堆砌的大殿里,角落里的蛛丝渐渐密集了起来,一只巨大的蜘蛛已经倒悬在了大殿天花板的正中心,成为最奇异的装饰。
在墨留溯动手前,尹势已经一个近身贴到了他的面前,掐住了他握住虫笛的手,“我什么时候说是来问罪的了,你这不容解释就动手的脾气真是是一点没变。”
“不是问罪,便是来寻解救之法咯。”随着墨留溯的一个手势,那从上方已经超这丐帮弟子喷出的蛛丝突然失了力道似的粘到了石板上,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尹势,“要不,尹兄摆出个求人的姿态给我看看,我再考虑要不要随你去洛道寻抗衡的法子?”
“你……”丐帮忽然松开了他的手,单膝跪在了这个侧卧的苗疆男子坐前,“若想辱我,何必以无辜百姓为由。”
“我这人,却最见不得所谓正道之人以天下苍生为自己肆意妄为当理由。”他一脚踹趴了单膝跪下的人,俯视着他,“你们心里本就未曾放下我五毒为幕后主使的念头,假仁假义一番,我弟子若入中原,是否真能全须全尾的回来,你尹势一人担保又有何用。不去救人便是我五毒不仁,不能保得门下弟子安危,要那仁厚名声做什么?”
尹势从地上爬起,面无异色地重新站在了墨留溯身边,没再跪下,而是伸手。
料想中的掌风没有响起,那只手留在了墨留溯的脑后,抽出了那支银色长哨。“昆仑一别,我予你此物本就是为了还你一次,你只要吹响它,我便帮你完成一件事。”
“是么,我不记得了。”墨留溯看着他将哨子取走,虽不知对方突然卖什么关子,却面容倨傲分毫不改,“纵使记得也不会用,有什么,是我墨留溯办不到的,你欠我一次就这么还了,也太便宜了。”
“要如何,你才会领着五毒弟子同我回中原?”那丐帮将银哨递回墨留溯手里,却伸手替他理起了脑后的发丝。
两人突然贴得近了一些,墨留溯十分不快地正要挥手把人推走,却发现了什么似的动作一顿,被尹势吻到了发尾。
“阿影!”
话音未落,尹势也察觉了什么似的,一套掌风往着声响的角落袭去。五毒长老立马对着丐帮丢了个幻蛊,还不放心地召出了玉蟾挡在丐帮身前。
“砰!”
箭支出匣的声音,一瞬,角落出现了身穿唐门制服的凤阙影,丐帮的掌风根本来不及打断那一发追命,而在箭没入尹势身体的同时,那套掌法也到了,虽有玉蟾抵挡,却还是将凤阙影逼出了一口血腥。
尹势重伤,又有幻蛊让他陷入昏迷,刹那间便倒在了地上,凤阙影无声地收回千机匣,覆甲的手套正要擦拭嘴角的血痕,却被墨留溯握住了手腕,接踵而至的是嘴角边湿润的触感。
“回去罢,”墨留溯唤来门内弟子带丐帮去调养,牵过凤阙影一手环在他腰上便要往木屋走,却被凤阙影牵住了。
他平常按动机关的手指从墨留溯的侧脸抚到后脑,手指梳着他墨黑的发丝。“太长了。”五毒长老一愣,随即笑了出来,“是长了,回去帮我剪了吧。”
他收紧了按在唐门腰上的手,握着手腕的手指下喜欢来紊乱的脉搏跳动声,让他突然敛了笑意。“在长安受伤了?”
“跟那丐帮说的毒尸有点关系,”凤阙影圈住他的脖子,只觉得浑身的力气突然流走的干净,也没了一心往五毒敢的执念,便就这么昏了过去。
墨留溯这时才发现他的嘴唇已经发白,额头还冒着虚汗,便也管不得那么多了,抱上人运起轻功不过数息便回到了两人的小屋里。
从查探伤处开始,一直忙活到深夜。
墨留溯确定眼前昏迷的人身体已经无碍才松了口气,他看着凤阙影安稳的睡颜,眼圈下的青色尤其明显,想是许久没能说得安稳了,心里不由得有些酸涩烦躁。
他伸手贴在对方的颈侧,感受到手指之下稳健的脉搏和温暖的体温,才终于放下了心,分清了早上的梦境和现实。
手指抚过眉眼,最终还是停在了对方被覆在软甲之下的心口,中原一趟的计划已经在心底成型。
这个人,是他墨留溯的,能喜欢的只能是他,能伤他的,也只能是他。幽紫的瞳孔里弥漫着冷寂的杀意,他单手支着下巴,在油灯燃尽之时,缓缓闭上了双眼。

评论
热度(14)
  1. 归献有只喵一杯玉米糊 转载了此文字
    一人吃一次醋,扯平了୧(๑•̀⌄•́๑)૭可以开虐了
©一杯玉米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