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玉米糊

存文处,杂食动物萌点奇特,BL居多

所求为何「剑道分支」

“活着的时候,就应该好好想清楚,你自己到底要什么。”
叶甯在拜别师父结束江湖生活的时候得到的,就是这样一句朴实无华话糙而理不糙的别语。那时的他满心都是朝堂彼方的风云变幻,渐行渐远的童年玩伴,以及,那个总是一身道袍恍若谪仙的人。
一别庙堂深入江湖,便也是那人的建议。他而今习得一身不俗武艺,练得一番坚韧意志,无不皆由此而来。叶甯怀着赤诚期待离开,亦是怀着赤诚与期待回来,纵马赶路月余,在他赶回长安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历练的江湖到底过于明媚,不曾想世间晦涩之物,往往集中在在争夺的漩涡里面。
“叶甯,你想要什么?”
回到长安的叶甯重新成为了身具封地的王爷,一别经年,再与国师相逢时,没有风花雪月,亦无唏嘘相叹,温未凉问他,他想要什么。
饿的时候想要吃饭,苦的时候想要尝甜,所追求的,本就是所未有的,晚宴上,锦衣玉食无所不有的小王爷将目光扫过高处那把明黄的长椅,最终重新定格在了眼前提问之人的身上,笑如以往般爽朗,“无所欲即吾之所欲,本王这么说,是不是也契合了你们道家的些许意思?”
那时,也不知温未凉信了没有,只是随意地喝下了叶甯敬的酒。而也在那时,看着仿若污垢的国师,叶甯终于发现了内心伸出翻涌的,名为夺取的阴暗。
那次晚宴之后,皇帝的身体渐渐不行了,朝堂的局势渐渐紧张。彼时,叶甯府中幕僚不过个位之数,朝中能堪称熟识的官员几乎没有,除了幼年交知的武将后代秦少阳,更是一个同龄友人也再无多。这一切,追根溯源,不过是蒙温未凉一语之意,而彼时的叶甯却已非初入江湖的小王爷,一切怀疑,由此滋生。
叶甯本没有沾染争夺风暴的心思,却是被企图将他推远的力量,推进了漩涡的中心。

“你到底,想要什么?”

一步一杀戮,一行一凶煞,叶甯拼着一口气夺得了皇位,亲手处置了图谋不轨的亲兄长,以一种炫耀的姿态,将无上的权力抓在了手心。而这时,在他想要像个得了好的孩童与人分享喜悦的时候,他心心念念想要分享的人,联合着他曾经最好的朋友,背叛了他。 “你到底,想要什么?”
若说谋划与杀戮不过是为了一朝掌权,那么登基之后,想要的可能只是一个说话的人而已。

“你要的,到底是什么?”

人,总是追求着得不到的东西,一旦获得,便也不知珍惜,何况是叶甯这样从小身在皇家贵族之中的人。求之,得之,弃之,循环往复,即是定数。
叶甯突然想起了遥远的记忆,那时他还小,身量还没有自己寻常使用的重剑高。
温未凉第一次送他礼物,一串他亲手制的法音银铃,取的是妙音静心,宁神稳心的效用。小叶甯捧在手里把玩了好久,最后系在腰间再也没取下来过。秦少阳后来见着了,还取笑他戴着像个娘们儿,而他说……
当时,他说了什么?

叶甯猛然从梦里惊醒,深夜里,书房里的火炉已经烧得没了温度。寒冬到了隆时,被风吹开的窗中飞舞着几朵不安的雪花。
挂在墙上的披风不知何时披在了他的身上,未完的公文也都收拾得井井有条。案边的笔架上挂着一串熟悉的银铃,如梦境里一般模样,被修长的手指缠绕在指尖,晃出清脆的声响。
叶甯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是了,那时他说,“本王就是要戴着它,要让全天下都知道这是国师温未凉送给本王的。”
原来,他要的,不过如此。

评论(2)
热度(2)
  1. 归献有只喵一杯玉米糊 转载了此文字
    有点梗(〝▼皿▼)
©一杯玉米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