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玉米糊

存文处,杂食动物萌点奇特,BL居多

剑三系列一·凉尘盏【花咩/唐毒】

第四章√ 第五章即将新鲜出锅

寒水何时别山月:

第三章


拜月楼是近些年才出现的一个组织,坐落于龙门,具体的位置却是无人知晓。


没有拜月楼不知晓的消息,只有雇主买不起的消息。


虽说也有人质疑拜月楼用的就是小技巧,不知道的消息就抬出天价,但这并不影响四方侠客前往龙门一寻所求。


洛月歌到底是跟着肖药儿奔波于昆仑与恶人谷之间不得空,倒是祁莲月得前往龙门飞沙关一趟,于是陪同着墨留溯躲过昆仑入境处的浩气弟子直奔向龙门客栈。


拜月楼一直是由客栈的店员帮忙转达楼主桃浅,而桃浅是怎么一番模样却是传闻颇多,两人一起行过龙门一带的鱼龙混杂,一路遇到的恶人浩气都不在少数。祁莲月背着用黑锦缎绸裹掩去光芒的武器,依旧是一身简单的江湖侠客劲装,将马束好,并没进店而是选在客栈一旁的茶楼,茶楼建在二楼,冷冷清清几乎没有客人,却是可将进客栈的男男女女看得清楚。


墨留溯知道祁莲月好意,便也不强求一个独自而去。祁莲月坐在茶楼窗边,帽檐的黑纱遮去了半边容貌,也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看着些什么。


“客官,您是上酒还是上茶?”


稚嫩的声音从侧桌响起,祁莲月这才看到身边站着个五六岁的小女娃,眨巴着水灵的眼睛等着祁莲月的下文。


“茶吧,劳烦了。”


小女娃唇角一勾,粉裙飘动着人已经蹁跹落到茶房,不着半会儿便捧着杯顾渚紫笋,祁莲月浅尝了一口,竟也是好茶,不由得对这小女娃看了几眼。小女娃趴在桌上也不避让,对着黑纱后朦朦胧胧的面容,反倒是眉眼弯弯地笑得一脸灿烂。


这边倒是安宁,另一边却有人已经是坐不住了。


“你们这是抢钱啊,这么小一破碗酒也要得上一两银子?”一彪形大汉将桌拍得震天响,还剩半杯的酒水洒在桌上,小女娃不忍小心嘀咕了句“又有半两银子没了”,那大汉转身气势汹汹对上了祁莲月这桌,“你这小娃儿怎么就不学好!”


小女娃扑腾扑腾地跑到祁莲月身后,冒出个头吐吐舌头:“我们家水镜姐姐说了,咱们这茶坊,来一坑一,绝不收留回头客,客官你不能赖小的的银子啊~”


“你!”大汉一时气结,竟挽起一掌就挥来。祁莲月抄起小女娃,足下轻点落到大汉身后,没有收敛的剑气包绕在还裹在黑锻的兵刃上,已指在大汉身后一尺,武功差异却是一览无余。


“和一小孩子动手也不觉得难看?”祁莲月见对方也没了攻势,挽了个剑花收起剑,“也就一两银子,阁下请。”


还抓着祁莲月的小女娃自然不会去接大汉放下的钱,她看着祁莲月手上的剑,又看了看祁莲月的脸,尚还稚气满满的脸上出现略显成熟的困惑神情,却在祁莲月转头时笑开来:“多谢大侠相救。”


“我不出手,你不也有办法吗?”祁莲月叹了口气揉了揉小女娃的脑袋,“桃浅姑娘如此另眼相待,想是知道了些什么。”


听完这话小女娃忍不住瘪瘪嘴,一点也没有身份被揭穿的窘迫:“真没意思,难得自己出来倒个水都能被看出来。”


“如果不是姑娘有意既没换下七秀坊的门派衣服,也没隐藏传闻中的轻功,在下也是不知的。”祁莲月藏在黑纱后的眸子带着笑意,眼前这个年龄的孩子实在没法让人和传说中的人物联系在一起,不知道墨留溯知道了会不会后悔没有跟来。刚这么想着,一声熟悉的虫笛声破空响起,祁莲月回头便看到客栈有人惊呼着“有蛇!”向外跑开,一时只道是墨留溯遇到了麻烦,掏出一两银子放在桃浅手上便要离开,却被桃浅握住了手。


桃浅两手抓着祁莲月本是交钱的手,祁莲月回过头便看到桃浅完全不似六七岁孩子该有的眼神,带着一丝嘲讽,更多的却是俏皮的笑意。小女娃勾起唇角,再开口时声音却已是成熟女子低回婉转的魅惑嗓音:“祁莲月,你这下去了你的身份可就瞒不住了。”


祁莲月一愣,细长眉峰蹙起,还没开口就听又一声笛音响,桃浅放开手,一招暗香掠影已经退开,粉色的袖摆掩嘴又恢复到孩童银铃的笑声:“作为救了我的报答,那五毒长老找的人在唐家堡,就不收你们银子了。倒是道长,你可知道有多少人还在寻你呢,好自为之吧。”


 


墨留溯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么个地方遇到尹势。


即使是在发现尹势的第一时间就动了离开的念头,但片刻间的犹豫就让尹势抓住了时机挡住了去路。


“墨留溯,真相未明之前,我不能放你走。”


墨留溯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他身边的万花弟子一眼,收起了交谈的心思,掏出虫笛便要要动手。若是被尹势扣上恶人谷帽子之时还有心为自己洗清罪名,这会儿却是断没有这份心了,苗疆的世界太简单美好,这短短数日的中原算计让他实在不愿再参合进这场斗争之中。


但是同时,他也知道,丐帮的武学对五毒有很优势的压制,即便能找到空隙逃走,一旁的那个冷眼旁观的万花弟子也定不是放任不管的,况且洛月歌也是告诉过他万花对蛊毒可驱而散之,这下一次遇到两不好对付的人……


这算什么?


冤家路窄?


一人高的灵蛇在身边嘶缠着,尹势掌势几次擦着衣摆而过,墨留溯发现自己的一直被万花驱散的蛊毒在尹势身上起效时,仍是惊讶地抽身朝一旁的万花弟子看去,只见那万花抬着头,一直运功驱散的白玉笛停了下来,还没来及顺着他目光看去,一柄剑气所化的剑插在了墨留溯脚边,以剑气为中心散开的气场,让尹势也停下了一直进攻的趋势,不得贸然踏入气场。随着祁莲月落入气场站至墨留溯身边,墨留溯也看清了让那个万户弟子目不转睛到停手的原因,竟是因为祁莲月。


“小月月,那个万花一直在看你啊,该不会是第二个‘洛月歌’吧?”墨留溯小声笑道,那万花弟子看祁莲月那眼神,比之洛月歌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祁莲月自然也是看到了那万花,少了月歌离经弟子的医者收敛,花间游心法下的弟子倒是书生气中带着玉石俱焚的傲然,若水寒更是各种翘楚。


……祁莲月,你这下去了你的身份可就瞒不住了……


……倒是道长,你可知道有多少人还在寻你呢,好自为之吧……


 


若水寒也听到了墨留溯那句话,但是听没听到对他并没有太大感触。


他死死地看着那个从二楼落下的人影,并不需要过多的提醒,他也能看出那是谁。


熟悉的身影,熟悉的武功,还有背上熟悉的武器形状。别人知晓的不知晓的,只要是关于这个人的,他都知道。


描画了多年的眉目被黑纱遮去了原本轮廓,曾经近距离触碰过的记忆却一拥而上,叫嚣着扯开那微不足道的阻碍,才能看得更明了。


更明了才能确定,这人还活着并不只是自己的臆想。


时间凝聚得横亘在目光之间,直到祁莲月视线落到若水寒的白玉笛上又收回,终只是将墨留溯护在身后,和尹势对视着。


“尹帮主,走吧。”若水寒看着他护着墨留溯的动作收起白玉笛,来日方长,在浩气盟统领人之一的尹势面前,若是揭穿祁莲月的身份怕是只会给他带来更多的麻烦。“既然拜月楼明说了不会说出唐门弟子这次遇刺的凶手,这一行也就算是无功而返。”


尹势没有接话,他的目光一直停在墨留溯身上,突然他开口说道:“我知道毒不是你下的,只要你和我一同回去,我定还你清白。”


……师叔,你同我一起回纯阳宫,我会帮你解释清楚,纯阳宫定会还你清白……


……师叔,我不能……


……对不起……


祁莲月低声笑起来,他抬头看着同样面色一白的若水寒,又是一道剑气落地,笔直地竖立在对面二人跟前,声音低哑:“在还他清白之前,你能保得住他的命吗,尹帮主?


“抑或……折了一人性命,换来所谓的天下安定呢?”



评论(1)
热度(9)
  1. 一杯玉米糊归献有只喵 转载了此文字
    第四章√ 第五章即将新鲜出锅
©一杯玉米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