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玉米糊

存文处,杂食动物萌点奇特,BL居多

剑三系列一·凉尘盏·第二章【主花咩/唐毒】

第三章√

寒水何时别山月:

【写在最前:序和第一章以 @一杯玉米糊 的花咩为主


http://lzy617.lofter.com/post/1d40f4af_76af2fd




第二章


“师叔师叔,我也要学你的剑法。”


还带着奶声奶气的万花小弟子抓着道长儒雅的道袍下摆不依不饶,道长终是熬不过,放下手中的书揉了揉蹭到跟前的小脑袋,笑道:“小寒儿不是刚开始修习花间游吗,还学师叔这半吊子武艺做什么?”


“可是月歌也在学啊,他为什么就能一边修离经易道一边学剑法,师叔偏心我不依!”小娃儿鼓着腮帮子,拽着的衣摆却丝毫没有放松,向眼前的纯阳玉虚首徒祁莲月表示着自己小小的抗议。


眼前的孩子太小,祁莲月自然是不会和他说起根骨元气修习的各自不容,只得将人搂进纯阳道袍的披风中,有一搭没一搭的哄着:“月歌修习着离经,日后你俩一起也是相得益彰,可万一你不在,他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所以师叔才私下教他些许防身之术而已。”


“唔……只是因为自保吗?”


“嗯,师叔有亏待过小寒儿吗?”祁莲月啼笑皆非,“小寒儿也得帮月歌保密,要不月歌和师叔都会被罚的。”


“好!”


那时候的若水寒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秘密一瞒,便瞒到师叔身死,瞒到了月歌用祁莲月教他的紫霞功杀了上一刻还在和自己缠绵的人,祁莲月的师弟,轻尘。


这些年正邪两道的争执本是相执不下,但恶人谷众人安分呆在昆仑以西倒也还好,可是近几个月各大正道门派都不大太平,单是死于非命的好几人,一时不知是谁传出了恶人谷卷土重来的消息,一时又是人心惶惶。


如今轻尘身死,洛月歌对于杀人一事供认不讳,连同当年在中原成为禁忌的祁莲月的旧事都被翻了出来,浩气的上位者着急出兵西上,也就不难理解了。


若水寒坐在昆仑浩气营地里,翻阅着这一支先驱队伍的记录,看着看着不禁蹙了眉。


昆仑冰天雪地,无论是天气情况还是粮草对于久居中原的浩气都不是一天两天能适应的,好在这队伍中以丐帮弟子居多,倒不至于差距悬殊太大。可问题就处在几个多月前,由恶人谷方向散播开来的毒,一时竟成了阻挡浩气前进的天然屏障。毒气萦绕,有胆子稍大的弟子直闯,却只几步的距离便倒下,便不再有人尝试,丐帮帮主尹势不得不驻扎下来,并求上能解毒的大夫。


中原善医弟子其实并不多,只有万花谷和七秀坊两个门派,而其中七秀坊的姑娘们洒脱自由,并不主动参与阵营斗争,能为浩气所用的说到底只有万花谷的离经弟子。而这一代的离经弟子,必当是属月歌为最,医死人肉白骨都不在话下,也正因为如此,其他的离经弟子竟没有出众的人才,现下孙思邈老先生不能出谷,洛月歌的离经师傅也出外游行多年毫无音讯,一时居然找不着可能有能力解开毒的人。


而事情的转机,是在一个月前出现的一个五毒男子身上。


这个五毒男子是尹势带回来的,苗疆的人仿佛天生就善蛊术,他来了先是解了好几个伤重弟子的毒,后又在阵地周边倒腾了些这群丐帮弟子看不懂的玩意儿,愣是让毒气怎么都没弥散进营地里的任何一个角落。


如若不是尹势察觉这人是恶人谷的探子,只怕是整个队伍都要将此人当神佛相供了。


若水寒仔细将和这个男人有关的内容看完,隐隐总觉得有些不对劲,遂抬头看向身边的被尹势派来帮助自己的丐帮弟子小五:“这个叫墨留溯的五毒人还在吗?”


小五挠了挠头,面上有点尴尬:“还被帮主关在后军营,虽说现在身份已定,但是帮主……”


“带我去看看。”若水寒打断了他的话,放下卷轴看着小五似犹豫不决,“怎么,有不方便?”


小五赶紧摆摆手,给若水寒带了路。


当两人七转八弯到后军营最后一个带锁的类似于关押战俘的房间时,小五顿时嘴大张得都能塞下鸡蛋了,连同一旁的若水寒微都眯了眼。


门上的锁早已被劈落,而传言中的五毒男子,自然也不见了踪影。


 


而本该消失的墨留溯现在正坐在昆仑小遥峰的木屋前,深紫的眸子瞪着眼前这个二话没说直接拐人现在又丢着自己不管默默喝茶的道长。


微微活动了下四肢,墨留溯瞥见被人披在身上的披风下摆上的花纹,暗红的底合着扶桑花,即便是被尹势带入浩气阵营没多久的墨留溯,多少也是反应过来。


“小月月,你是恶人谷的人,居然就这么把我从浩气营地带走了?”


祁莲月端起茶盏,身上掩饰身份的劲装早已换去,仙风道骨的道袍印上含血扶桑,一时竟给以人妖艳的感觉。他看也不看墨留溯,语气倒是带上一份戏谑:“你要想着那丐帮帮主你可以回去啊。”


墨留溯一时语塞,拽紧用来御寒的披风,懒得理这个多年不见的好友。


当年还是纯阳宫首徒的祁莲月是去过五毒的。


坐在树上假寐的墨留溯看着一身黄衣的少年一剑刺中窜出的黑熊,却不知苗疆的熊性凶反口咬住那少年的右肩,正在犹豫要不要救人时,祁莲月出现了。


墨留溯是第一次见到道家弟子,确实像书中说的那样仙风道骨,执剑挥剑中尽是不于世间的冷清,他看着祁莲月三招解决了那头熊,连他剑气划出的气场范围内的蛊虫也相竞逃开,不由得咦了一声。


也就是这一声,对上了祁莲月抬眸的警惕目光,于是他交上这样一个朋友。


那时候为了给那黄衣少年养伤,祁莲月在五毒住了半月余,墨留溯冷清了数年的小屋也着着实实热闹了快半月。后来两人动身时,墨留溯还说着有朝一日时机成熟离开五毒定会拜访这相谈甚欢的好友,惹得同行的黄衣少年不悦的冷哼。


话说……那个黄衣少年……墨留溯眯眼想了想突然开口问道:“那姓叶的呢?”


祁莲月手一顿,茶盏的水漏了几滴在石桌上,坐在一边的墨留溯看得清楚,想也是这些年出了不小的变故。


但也不过一瞬。


淡粉色的唇贴上青釉花瓷,再放下时眉眼中已经平静无波:“死了。”


“嗯?”墨留溯挑了挑眉,当年小月月紧张那姓叶的只要是个明眼的都看得出来,还没理清思路就下意识问出第二个不该问的问题,“怎么死的。”


“我杀的。”握剑的手指擦去沾在茶盏的水渍,祁莲月的声音平静得如同死水,“下一个问题是不是‘为什么?’,因为……”


“他该死。”


接话的声音是从墨留溯坐着的房顶传出,说话的人轻功落到墨留溯身边,墨衣长发,腰间虽是带着笔,却也同样带着纯阳不知名的短刃,不是洛月歌又是谁。他伸手便要握向墨留溯的右手,速度快得让墨留溯没躲开被把住手腕的命门。


“别动,你的毒对我没用。”洛月歌探了探他的脉象便放开了手,转身相祁莲月走去,“师叔,那恶人谷内的毒确实是浩气盟的人的手笔,但和这人没关系。”


祁莲月点头看向同样表情不善的墨留溯:“阿墨,你不该答应尹势参合进来。”


他并没有接着说完,而墨留溯却是稍一思索便想通了其中委曲。


尹势请他来估计还是真心,可之后的指正他是内鬼可能就只是浩气盟内部分人的一个局。


洛月歌自逐万花谷,他们算好了中原没有人能奈何这毒物,于是散播在恶人谷和昆仑交界之处,如今恶人谷以守为攻,这毒阵为恶人提供了太顺利的条件,自然也能让人信服这是恶人谷的伎俩。


他们要的只是一个结果,一个能冠冕弹簧向恶人谷开战的“正义”理由,而墨留溯的出现给了他们一个载体,连同墨留溯这个不为世人所知的人一起栽赃于恶人谷。


幸好尹势为人方正,有意在保护墨留溯,否则等不到祁莲月赶来,他们便会创造一个契机,让这个所谓的“恶人谷的探子”,“委以心计取信于浩气盟”的人,以死立威。


想通了之间曲折,墨留溯只剩满眼的讽刺冷凝,祁莲月自然是知道五毒人有仇必报又不受约束的性子,微叹了口气:“趁着现在陷得不深,离开这里吧。若是被知道和我们扯上关系,坐实了和恶人谷的关系,你真是怎么也说不清了。”


墨留溯怒极反笑:“我便是真留下来,他们又能把我怎么样?”


“那你来中原的目的还继续吗?你那木屋里曾经住过的那个中原人你找还是不找?万一他是浩气盟中弟子你该如何?”


墨留溯本不可一世的表情僵在脸上,祁莲月不忍心在他这软肋上施压,起身拿起放在一边的神兵短刃。


这个当日由纯阳掌门亲自相送的绝世玄兵,赤霄红莲,代表着多年前纯阳首徒的傲人身份。而如今,兵刃上的蓝色幽光还在,而祁莲月这个人却是再也回不去了。


“让月歌带你去拜月楼找你要找的那个人吧,莫要和阵营之战扯上关系。”祁莲月抱剑站在小遥峰的竹影斑斓处,依旧是当年清俊绝色的样貌,却散发着沧桑,“中原浩气正道的手段,我领教过一次,再清楚不过的了。”


 



评论
热度(10)
  1. 一杯玉米糊归献有只喵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三章√
©一杯玉米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