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玉米糊

存文处,杂食动物萌点奇特,BL居多

毒唐」「r18」「轻微猎奇设定有」蛇孽

写在之前:单纯投喂家炮的,这家伙最近欲求不满心焦气躁的也是虐我。内有肉汤,还是不能顶风作案嘛_(:3」∠)_,另,这也是终于能打毒唐系列√

正文:

「啧,被你发现了啊。」
这句话仿佛成了执念一般,整整缠绕了唐逸三年。
彼时他还只是个刚入唐家堡的愣头青,年方十五,跟着众多巴蜀学子一般入的是普通的草堂,学学读书写字。
唐逸当是虽已说是唐家堡弟子,却不过记名在外门,所以说到学习,自然是选了就近的学堂。他家位于唐门西边丛山之中,不巧,同隔壁的五毒交界,所以在那个草堂学习的也有不少苗疆的人。
虽居西南,唐门境内到底还是以中原人自居的。唐逸家中虽然清贫,却也不能免俗,唐逸本人亦难免潜移默化,所以在入学时看到那个苗疆少年时,不禁带着几分莫名的优越而多看了几眼。也正是那几眼,给他引来了持续几年的「噩」梦。
那间草堂建在谷地,三四间竹制小楼,囊括了书堂,饭堂和寝室。除开教书的先生和照顾食宿的婆婆,来学的学子同龄成班,分批来学,一开学便是月余,可宿在学堂的西厢小楼。
唐逸因离家太远来往不便,自然留宿在草堂,而因着他们年长一辈的学子本就不多且基本都是附近村落的孩子,最后那月余睡在竹楼通铺的便只剩下唐逸,和那个几乎不言语的五毒少年。
唐逸本来是生得孩子心性的,自家那边常传言五毒之地如何如何苗疆之人如何如何,他便更是对此好奇,从初见余后,目光总是肆无忌惮地往那堪称孤僻的苗疆人身上打量。自发现这人总是带着蛇蝎这般的毒物在身,便不敢再那么直来直去,心里怯怯的同时,好奇也随之成倍增长。
哪怕三年后,他依然对于自己的好奇以「那一种方式」戛然而止持难以置信态度。

那是一个夏夜,隔天就是大暑,也是唐逸结束寄宿生活的日子。
他和那个五毒少年维持着一如既往的距离感,各自忙完彼此的事情,便早早进了被窝大梦一场。
夜过三更,竹屋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盛夏本就燥热,加上雨滴落地的声音,唐逸受不住地从睡梦里醒了过来。
他还没来得及打个哈欠张开眼睛,耳边捕捉到的急促呼吸声让他整个人猛地顿住了,憋着口气缓缓呼出,而后装作熟睡翻了个身背对那动静,耳朵却警觉地探测那声音。
「嗯……曲泾……」
那声音带着沙哑和炽热,听得唐逸耳尖发红的同时一个激灵。这……这分明是他们教书先生的声音!竟然是……先生和苗族少年……在做那事?!
他隐忍着平稳呼吸,却不知吐息间的温度已经拔高了几倍。可是一边他又奇怪,曲泾怎么一点声儿都没有,他是听过曲泾说话的,首先能肯定的就是对方肯定不是哑巴,被做了这档子事……怎么能做到一点声都没有呢,甚至连稍微粗重一点的呼吸都没有。
「嗯……哈……」先生的声音越发沉重而煽情,最后长呼一声,唐逸身后的一切便回归了平静。
几个呼吸之后,唐逸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刚张开的眼睛有些模糊,待焦距对准,他险些被眼前几乎和他相贴的脸吓得窒息。
名为曲泾的少年正卧在他身边,鼻尖相距不过毫厘,上挑的眼里满是戏谑,清冷的声音响彻唐逸耳迹。
「啧,被你发现了啊。」眸中含情,语调却冷得让唐逸如坠冰天。
「啊……哈,发现,发现了啥?」唐逸一个哆嗦,身子往后挪了挪。他莫名地想到了传说苗疆人用人精血养蛊的事情,越发觉得自己处境危险,他冲曲泾尴尬地笑着,却分毫不知自己脸颊上烧至耳根的绯红早已暴露了一切。
「你说……发现了啥,嗯?」
另一边,教书先生梦游一般闭着眼睛整理好穿戴便从两人旁边走过,推门而去,仿若刚才什么都不曾发生。
「这……到底……?」唐逸看得发愣,视线一转,才发现对方身上熨帖的衣裳一丝不乱,不明就里地想问,又想到一问就是暴露了自己耳睹一切的事实,便急忙地住了口。
「正好,一个人的也不够用。」
唐逸听得,连忙回神去看说话的人,却发现对方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条青色小蛇,拇指粗细,不安分地盘踞在曲泾的手腕上,暗红的双眼因听了曲泾的话而正盯着唐逸,蛇信子嘶嘶地吐着。
空气中突然弥漫起甜腻的气息,缠绕在曲泾和唐逸之间,在唐逸反应过来之前,因着这煽情气息的牵引,曲泾吻上了近在咫尺的双唇,手亦隔着薄被,准确的摸到了对方已经发烫的部位,手指隔着布料描摹着,一个翻身,便将唐逸压在了身下。
「这是……嗯…你怎么!」唐逸从吻里回神,只觉得浑身燥热不已,额头也开始冒汗,曲泾压在他的身上,薄被被掀开,对方的手已经牢牢把握住他的敏感地带。未经人事的小唐门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身体不由得渐渐放软,腰胯还不时往对方手里挺动。
「……你挺诚实。」见对方并没有多大反抗,曲泾一边逗弄着对方的敏感,一边重新吻上那干涸的唇瓣。即使本身无需如此,曲泾却是人生中第一次尝到了情之所至的滋味,纠缠着对方,半点不愿松口。
唐逸在这炽热的氛围里很快就到了临界点,他下意识地回吻着对方催促着,却感觉到凉意突然缠上了自己硬挺的地方。缠绕摩挲时,还有细甲般的质感蹭着,唐逸只觉得一口气憋在了嗓子眼,胃疼的同时快感也在滋生,憋得他喘不过气。
曲泾的手指往根部流连,等唐逸反应过来缠着自己的是什么的时候,曲泾咬住了他的耳垂,只道,「别怕,放轻松。」
唐逸在最后强硬却温存的折磨中达到了高潮,他脑中一片空白,自然也没有注意到那停留在他小腹的青蛇正一点一点地舔掉了他释放的白浊。

第二天唐逸起得挺晚,那时曲泾已经早就回去了。他默默地收拾行李回家,甚至不敢面对送自己一路的教书先生,回荡在耳边的,始终是那句……「啧,被你发现了啊」

如今,唐逸已经入了唐门内门,才能尽显,已经有了「唐家堡最有天赋的小师弟」的名头。当他听到师兄凤阙影接了五毒境内的暗杀任务时,不由得又想起了往事,只觉得心神不宁。他乘着时值休息便决定尾随师兄任务,在暗处帮衬着凤阙影部署。直到他们见到了任务目标,唐逸内心的不安放大到极限,作为目标的五毒长老身边,分明是个十分熟悉的人影。
五毒长老十分轻易地躲过了凤阙影的暗袭,那个人也一瞬消失在了原地。唐逸只觉得不妙,转身便要架起甲鸢离开,却被一只人高的青蛇堵住了去路,还未回头,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
「又见面了,小刺客。」

评论(6)
热度(55)
©一杯玉米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