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玉米糊

存文处,杂食动物萌点奇特,BL居多

「唐毒」r18,日常碎片其三

_(:3」∠)_说好的甜甜的还是找到了虐点,媳妇儿别怪我啊啊啊,不过还是甜甜的就对了。这简直就是每天游戏的日常嘛,或许应该打个「打不赢你干死你系列」的tag?我写字母真是越来越隐晦了#手黄再

正文如下:
最近墨留溯换了新的长老服饰,贴身的扎染和皮质衣料将身体随意裹上,银饰镶嵌其中,作五种毒物的行状装饰,一块镂空雕花的银甲贴在后背,配上不久前剪成的短发,整体看起来十分利落,也不失长老身份。
唯一不满意的就是背后的镂空银饰,银制虽软到底是金属,平日练功时总归是不方便。长老虽为此微恼,却也没放在心上。直到某一天他整理衣物,发现凤阙影新制衣物的衣襟上别着不少小的金属暗器,像是孔雀翎时用的翎羽,十分尖锐,别在衣服上却也服帖。于是,机智的五毒长老心生主意,着手便开始对自己不满的地方进行修改。
十日后,凤阙影从唐门回到五毒,看见的便是平时懒懒散散的五毒长老一身利落新装,盘起的齐肩短发配上银饰比起以往多了几分沉静,配上小别许久的心情,只觉得平时果决利落又张扬的自家那口子现在看起来竟然十分婉约,不过相视一笑,整个心口便暖了起来。
“嗯?回来了?”彼时长老正在缝补洗破口的衣物,自小负责风蜈殿三口人日常的墨留溯显然生「人」活「妻」技能点满,下手稳而快,针脚如人利落而整齐。
“嗯,绿玉蛇胆我放屋外的陶罐里了。”沉稳的声音在墨留溯的耳边响起,凤阙影轻手轻脚地坐到人身侧倾身交颈,气息无声地交融包裹,惹得握针的手一颤。五毒长老压下心脏突然的猛烈跳动,眉头一挑。
“你们唐门的衣服总喜欢做得有棱有角的,”结了针脚,墨留溯将手上的衣服搁置在了一边,伸手贴上了凤阙影镶着金属边的衣襟。
唐门顺势握住了他的双手,便贴在了唇边,吐息尽数倾泻在指尖未凉的肌肤上,正想捏住人手腕继续下去,凤阙影才发现了对方衣着的特别之处。
“如何,我把银饰改了改,制成芒刺,似乎比起以前单纯的装饰还要有用些。”五毒长老意有所指地说着,就着额头相贴的姿势说道,“尤其是对近身……”
“所以你们唐门的衣服倒也有些意思,”起身将缝补的衣物收拾好,旖旎气氛一扫而光,墨留溯往屋外扬了扬下巴,凤阙影立马心有所悟,带着换洗出去洗了个热水澡,等回到屋里的时候,看到的已经是睡着了的五毒长老了。

不能“近身”的日常就因为五毒长老的改装开始了,又因着着墨留溯最近开始养一只雕,平日饭后的依偎长谈也变成了遛鸟,转眼又是一循,虽日日相对,肌肤相亲之时却几乎没有。
那雕倒是生长得快,不过半月多,就已经能展翅滑翔,负载两人也无不可。介时,遛鸟时光便变成了一齐乘雕看风景。
乘雕之时,总是避免不了肌肤相接,却因为墨留溯背后的刃甲,凤阙影只得虚虚搂住前者的腰。颠簸中难免腰腹相贴,便又是一番心智的交锋。
到底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沙雕速度极快,从蚩尤岭道仙踪林不过盏茶时间。因仙踪林人迹罕至,两人便常常选在此处切磋一二。
“我说,不认真一点,可是赢不过我的啊,小刺客~”墨留溯使得一手好蛊术,在幻术上亦有造诣,对于限制人活动而言简直是得心应手,几场下来,皆是处在上风。
「小刺客」这种开玩笑般的称呼显然让凤阙影想起了过往种种,本就沉闷的心情仿佛一下被点燃了起来。他摸了摸左眼睑上已经浅化了的伤疤,一手向着五毒长老,弹出机关,便是子母爪,一瞬将墨留溯拉进了自己怀里。
“墨长老,很是得意?”低沉的声音字字分明,钻进墨留溯的耳中却产生了不可思议的疼痛感,一瞬,便把心揪了起来。
“阿影,我开玩笑的,你……”
回应墨留溯的,是凤阙影的一只手,没有手套,徒手捏住了他背上的银制芒刺。
“阿影?!”伴随着疑问而来的是撕裂的声音,因银器与布料衔接的太过牢靠,凤阙影使力拔刺,便也一瞬将衣物撕裂开去,衣料皆断,一身银饰都没了支力往下坠去,那双渗血的手索性将上衣剥了干净,子母爪紧紧地把人锁在身边,让墨留溯动弹不得。
“你不需要这些尖锐,”压抑的吻落在了汗湿的鬓边,凤阙影牵着长老的手,贴住自己的心口,“你只需要,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我面前,就够了。”
两人之间的温度在急剧攀升,墨留溯停留在对方胸口的指尖动了动,最后揪住了对方的衣襟,埋头其中,“……对不起,无法释然的终究是我…”
下巴被捏着抬起,眼神交汇前双唇已然相贴,气息的交融腾升了欲念,腰下紧贴的地方已经一片炽热。呼吸也渐渐迷乱,压抑着将要突破理智的凤阙影,对墨留溯而言是最煽情不过,他索性拉开对方的衣襟,利落地解开上衣的束缚,咬上对方的喉结。
“阿墨……”唐门的声音越发嘶哑,他搂着墨留溯半倚在一堆乱石之间,撩火的双手十分轻易地卸除了对方身上所有的衣物。
“阿墨,我只有你。”扩张并不充分,五毒长老被进入时只觉得一阵疼,却是因为耳边的话语,涩的,也是甜的心口绞痛。他缠上对方的腰身,用毫无伪装的自己给予这个唐门最大的包容,纵使咬着牙,呻吟也抑制不住从口中泄出。
“阿影…嗯……对,对不起。”每个人都有不能触碰的逆鳞,纵使再亲近的人,亦不能触碰。墨留溯恍惚间只觉得愧疚饱含着爱意要将他撑满,他仰着头露出最脆弱的颈侧,不出意外地被凤阙影纳入口中,留下一串艷丽红痕。
每一次撞击都像是要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对方,凤阙影无声地深入,汗珠从额头滴落,落在了五毒长老微张的嘴角,被舌头卷入了口中,随即又是一个密不可分地深吻。
“嗯……阿影……”叹息着赢来了高潮,墨留溯搂住唐门的脖子,几声急促的喘息后,伴随着对方的一声闷哼,归于无声。
“阿影,我喜欢你。”

……
凤阙影替眯了眼的五毒长老梳理着湿润的发鬓,在粉红的耳垂上落下一吻。
“我也,比任何人都要喜欢你。”

评论(1)
热度(35)
©一杯玉米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