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玉米糊

存文处,杂食动物萌点奇特,BL居多

#藏秀##百合#「云消雪霁」——给家炮的七夕贺文

写在之前:其实这篇是看了捏图文本的心血来潮,拿来当七夕贺礼,又觉得当天发可能有点不太合适_(:3」∠)_所以就提前发了。人生中第一篇百合就这么送了出来有点小复杂啊(雾)_(:3」∠)_

ps,推荐看文用BGM,剑诀浮云
下面是正文:


 【你拜入我门下时,云消雪霁,便随我姓,叫叶霁雪,好不好?】 

 叶霁雪本来只是个流落街边的弃童,在一个闰年的下雪天,被师傅叶知舟捡回了藏剑山庄,就此有了名,有了姓。
 她的师傅是个性情稳重却不善交际的人,所以叶霁雪的童年里,只有师傅和她自己两个人。叶知舟唯独待她亲厚,读书写字,剑法武艺,无不倾囊相授,两人名之为师徒,亲密却如父女无二。她亦是个认真的人,师傅教什么,她就学什么,学得尽心尽力,尽善尽美,连性格上,也学去了她师傅的七八分。
 她本以为此生可以在藏剑山庄修习一生,穷尽剑法一途,以回护师父一人。却不想,时过境迁,她终有主动请出山庄游历的一天。 

 西湖的水在冬天寒得彻骨,叶霁雪却忍着眼红,泛舟湖上,用手将陶罐里的灰,一点点洒向湖面。
 【霁雪,为师此生羁绊无多,如今任性妄为,所愧疚者、不放心的,唯独你一人。】
 “师傅……”
 咬着唇,叶霁雪生生将涌上眼眶的泪逼下,喉中哽咽亦被咬紧的牙关抑不能发。她努力地睁着双眼,在风雪中,看着自己颤抖的手指将最后一点骨灰洒进西湖水中,随后,无力地将陶罐抛进水底。
 【往后为师不在了,霁雪当好生保重。人生一途,道长而崎,我辈藏剑,唯有以剑正心,当不负此生。】
 叶霁雪的脑海中不断地回放着那封染血书信的内容,眸中敛尽风雪,只觉得师父的一笔一划皆化作钝刀,砸在了她的心口。
 舟回渡口,叶霁雪强忍着情绪,向着湖的彼方缓缓跪下,双手伏地,额贴地面,用过分压抑的嗓音,同此生唯一的亲人拜别。
 “霁雪,定然谨遵师训。此生执剑,以剑证心。再,不让师父担忧。”
 叶霁雪回到了住所,曾经师徒两人共处的小楼,如今冷得让人发寒。她的行李不多,不过些许盘缠和换洗衣物。
 站在庭院中因师徒二人练武而断开的枯木桩边,回头,只觉得心中的舍或不舍都再无多意义。
 远方有身穿短袄的小师弟跑来,惊断了她缅怀的思绪,却也将她拉回了现实。
 “霁雪师姐,师祖让你走之前去剑庐一趟,你……节哀啊。”
 小师弟吞吐着开口,只觉得这样的气氛好似说什么都不太对,不自在的挠了挠头,被叶霁雪看在眼里,随即露出安慰一笑。
 “无妨,有劳师弟了,我现在就去。”
 去往剑冢的路边,总能看到不少用来炼铁的玄铁石,叶霁雪一步一步走在其中,仿佛回到了曾经奉命独自看守剑庐的日子。 

 “你这小子,快让我进去!我可是奉命来取兵器的,藏剑山庄的待客之道就是这样吗?”
 幼时的叶霁雪常一副少年装扮,在守剑庐时亦是如此,记忆里有个女孩子粉裙蹁跹,便是那时遇见,还将她误认成了男孩。
 “凡无寻剑贴者,皆不可入剑庐半步。”那时的叶霁雪将自家师傅的严循原则表面上学了个十成十,见来者不过是同自己一般大小的孩子,也拿不出证明,自然半点不会让步。
 “我是七秀坊的弟子,奉师姐之命来取新剑干将莫邪…啊,都说了多少遍了,门派令都给你看了,你怎么就是不信呢!”桃浅是瘦西湖畔的七秀弟子,生得粉面玲珑,眸子里常常闪着古灵精怪的光,见这守门的软硬不吃,便计上心头。
 “嗳,你看,我师姐来了!”
 叶霁雪刚转身去看,桃浅便施展了水榭花盈的身法,飞快的冲进剑庐里。却不想叶霁雪反应亦十分快,一个转身便鹤归孤山追了上去还砸晕了小桃浅。
 七秀儿女哪有被欺负了不吭声的理,小桃浅架起双剑便同这小门神打了起来,两人正打得红了眼,却被赶来的叶知舟看在了眼里。
 “叶霁雪,你在做什么?”
 叶霁雪反应一慢,被桃浅划破了半边脸颊,随即一个玉泉鱼跃脱开了战局,跪在了自家师傅身边。
 “三代弟子轮守剑庐,今日是弟子当值。”
 桃浅见有能说话的人来了,便也收了双剑,正要说什么,却被叶知舟接了口。
 “这位是七秀派来取新兵的桃浅姑娘,霁雪,你可知你所犯何错?”
 桃浅看着跪下的人眼中情绪的流动,忽而有些愧疚,到底是她忘带寻剑帖在先,便要开口解释,却不想跪下的叶霁雪已经答道,
 “与来客兵刃相见,是其一。遇事不明不知变通,是为其二……弟子愿意领罚。”
 桃浅仔细地在她的眼中寻找不甘的情绪,却发现对方竟然波澜不惊,仿若所说便是所认,被罚也是甘之如饴。
 “去剑冢闭关反省三日吧。”
 叶霁雪记得,当时师傅罚她只是为了挫一挫她磨剑已久的锐气,她被罚得也是心甘情愿。可是桃浅却认为这有她自己的原因,在她被关剑冢的第一天,桃浅便带着自己做的吃的去看她了。
 “对不起啊……其实忘记带寻剑贴这事是我的错,反而累你受罚。”桃浅一边小心翼翼地给叶霁雪脸上的剑痕敷上膏药一边道歉,凑得近了,才发现对方其实并不像男孩。“你是女孩……?”
 “嗯,”年纪尚轻的叶霁雪看着小桃浅就这么慢慢地红了脸,心里只觉得不解,却又不知道怎么问出口,便接到,“我的两条错皆是事实,和你没什么关系。师傅罚我,也是在情在理。”
 “嗯……”桃浅把食盒往她边上一推,“总而言之我也有不对,我在道歉啊,你原谅我吗。”
 叶霁雪看到了绯红爬上了桃浅的耳根,一边打开食盒,心里突然一暖,便笑道,“是我该道歉才对。而且,谢谢你。”
 ……
 那日后,七秀坊的桃浅便常来藏剑山庄,或有事,或单纯的只是来玩,同叶霁雪的关系也日渐亲密。
 有一日,桃浅看她寻着自己师傅的身法一招一式地临摹,便问道,“你好象很崇拜你师傅啊?”
 “嗯,我想成为师傅那样的执剑之人。”
 ……
 ……
 剑冢周围的矮丘上覆满了白雪,映衬着冲破冲云得以出现的暖阳,散发出刺眼的光,刺得叶霁雪的双眼发疼。
 “嗯,我相信,你一定会成为你师傅那样的剑客。”
 白雪中仿佛有粉色的衣裙在飞舞,一瞬击溃了叶霁雪自得知师父已故后建立的所有防备,两眼中泪水无声无息地滴落,淌湿了脸颊。
 “小霁雪…这两天辛苦你了。”
 师祖叶玄看着徒孙发红的双眼,缓缓叹了口气。他将一轻一重两把兵刃交与叶霁雪手中,继而道,“这是你师傅生前,早早替你打造好的兵器,本是想等你成人时亲自送与你,不想……”
 “……”
 “轻剑名为非妄,重剑名为偏锋。你师傅一世洒脱……以此命名,大约是想你如他那般,不要受世事拘束,遵循本心罢。”
 “谢……师祖。”稳了稳发颤的手指,叶霁雪坚定地接下那两柄剑,无声地配在了身上。“弟子一定不忘师父、师祖和师门的教诲。”
 “好孩子。”一双大手落在了叶霁雪的肩上,一如那个寒冬里拯救她的那双是,温暖得让人眼睛发酸,“别怕,任天高地阔,藏剑山庄永远是你的家。”
 一苇轻舟,一腔离愁,
 南雁回首,云鹤独游。
 叶霁雪一路西行,帮助过需要帮助的人,也任性妄为过,直到收到一纸鸿雁。
 看着熟悉的字迹,想到的是冬雪里仿若救赎的笑靥,叶霁雪整理好行囊,向着西北荒漠而去。若这天下还有一处牵挂,那便是她情之所钟之归所,名曰,桃浅。

评论(1)
热度(12)
  1. 归献有只喵一杯玉米糊 转载了此文字
    小桃子和小霁雪的初遇,我也想知道小桃子脸红个甚o(〃'▽'〃)o
©一杯玉米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