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玉米糊

存文处,杂食动物萌点奇特,BL居多

「唐毒现代18r」一梦醺

before:这是一篇纯肉纯肉纯肉剧情什么的就随便看看不要在意辣(๑╹ڡ╹)╭,表达了作者想要被操想要被操的心情「才不是」,投喂家炮的大块肉,之前发的被封了重新发后面转微博了哼╭(╯^╰)╮
而后我真不是小h文专业户啊有人信吗_(:3」∠)_


正文:

「……阿影!」
暖色调的装潢,古典的原木家具,只有从噩梦中醒来气息凌乱的墨留溯跟这周围格格不入。米白色的缎面上用真丝绣着蝴蝶,紫色的,仿佛下一刻就会从缎面里飞出来。修长的手指一把攥住那紫蝶,仿佛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做噩梦的人缓慢地平复了呼吸,一双幽紫色眸子里的慌张逐渐被冷然替代,手指摸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划开解锁……
没有未读邮件,没有未接来电,没有任何消息。
烟紫色的瞳幽深如墨,手指点开拨号界面,随手,输入了一个连背诵都显得多余的熟悉号码。
「嘟……嘟……」
「喂,谁啊?」 电话那边是个清丽的女声,墨留溯在记忆里搜索了一遍,并没可以对上号的脸孔,但这并不妨碍他推测出她的身份。
「面对你主子的电话你是凭的什么身份就敢问我是谁的?」手指一搭一搭的敲着手边的玻璃,落地窗外是这个城市不变的繁华喧嚣。
「呃……请问……」
「叫凤阙影接电话。」毫不留情的打断,纵使脸上看着再风平浪静,墨留溯心底的焦躁却抑制不住地表露在了行为里。
「先生现在有事在忙,请问您是?有什么事我可以替您转达。」
眉尾一跳,墨留溯放缓了语气,字句清晰不容置疑的声音传进了手机听筒。
「让凤阙影一个小时内给我滚过来,否则,你明天就不用上班了」

身为凤大明星新经纪人的瑶乐在那边看着手机屏幕显示的通话结束不禁一脸莫名其妙,界面上的显示是1,归属地是本地,她一边想着该不是什么诈骗电话吧改号码还改的这么不专业,一边被执行导演叫了去,不过片刻,便把这事抛在了脑后。



墨留溯挂断了电话,温暖的灯光下回过身,只觉得被单上的紫蝶看着碍极了眼,只要看一眼就能把他带回到那个荒诞的梦里面,只要盖着他,仿佛就像是被一张剧毒的网囚禁其中,直到窒息。

哪怕这是凤阙影花了大心思送的,也不能留了。

墨留溯从来不是个敏感的人,这时却因一个怪梦而偏执起来,想到就做,他十分迅速的拆掉了被套床单,把刺绣的缎面扔进垃圾桶。

看着裸白一片的床品在暖灯下透着米色的温馨,心里也不自觉跟着松了开,不知不觉的,抱着被子便再次陷入了梦境。



凤阙影结束工作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他告别了同事打开手机……

没有未接来接,没有信息。

谈不上失落还是松了口气,今天本来是约定去那人家里过夜的不过因为临时的工作推了,他熟悉也了解墨留溯干脆的为人,既然说了就绝对不会有什么犹豫的情绪,自然也明白心里那点小希望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把手机扔在一旁,他驱车回家,却还是不自觉地开上了另一条路。



墨留溯醒来的时候周围还很安静,只是耳边多出来的呼吸昭示着他昨夜是多么的沉。

他闭着眼,感受到身边的人的翻身、呼吸的改变和醒转,不动声色。

凤阙影却是有天生浅眠的习惯,他从睡梦里回神,缓缓睁开眼,安静地看着被自己浅搂在怀里的人的侧脸,神色也不禁温柔了几分。

墨留溯有在睡觉的时候显露的是和平时截然相反的气场,安静、乖巧、带着点黏人,凤阙影情不自禁地多看了会,在显得微嘟的嘴角印下一吻。

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穿的还是工作的西装时,凤阙影赶紧轻手轻脚地松了怀抱准备起床,撑起上身的时候却被一只手拽住了领带,带得重新趴下,嘴唇被一双利齿咬住。

「凤大明星,穿着西装爬上我的床,就要做好心理准备才行啊。」那只手轻而易举的扯开了领结,嘴唇开合着说话时也同他厮磨着,凤阙影垂下视线,对上一双慵懒却危险的眸子。

凤阙影索性一手扣住那人的后脑,用嘴堵住那开开合合的唇瓣,一边搂着人调整了姿势,用自己修长的身躯把对方彻底笼罩。



后转:http://weibo.com/p/1001603898134441910445

评论(2)
热度(37)
©一杯玉米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