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玉米糊

存文处,杂食动物萌点奇特,BL居多

[唐毒]一炮定乾坤、第二话

一炮定乾坤,第二话
#唐毒##耽美#
#全息网游设定#
#简单温馨的爽文套路#
总结了下人设,大概是精分腹黑炮x伪高冷中二毒的故事

“原来如此。”

现在城楼上的方无听了八卦的丐萝讲清来龙去脉后,看着指挥着众人射箭的那个唐门,神色有些复杂。

事情的开始是这个叫[打不赢就掰弯]的帮会的内部活动,身为帮主的唐门似乎是选择了大冒险,于是被帮众怂恿着要带一个奶妈回来跟他们打大明宫,至于“帮主夫人”这种话纯粹是帮众们一厢情愿地把这个对象当成了帮主培育感情的第一对象。
而方无当时点头了,现在也确实跟着来了。比起用毫无还手机会的状态去面对恶人里泄愤似的仇杀,现在是能消停会是一会,起码在他拿回自己的装备之前。

此刻他们身处大明宫副本的第一道城墙上,狼牙兵一波波地冲出,然后被一次次歼灭。

不同于键盘网游,全息剑三里的海鳗插件作用有限,只有靠玩家自己观察彼此靠嗓子喊才能协调配合,而此刻,那个唐门正在遥远的那一头拿着个纸筒教训着一个射歪了的天策,通过他手上的自制道具,不算刻薄却满是嘲讽的话全场的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打副本这种事原来也挺辛苦啊……方无如是想着,看着包裹里所剩不多的清肺散,考虑着这些值不值隐元会扣掉的那些手续费。

突然间,方无感受到一道视线,抬眼看去,对上了明教成女。蒙着白色的面纱下是张颇有混血感的脸,浅棕色的瞳孔诱惑着人去深究。

可惜方无不会去深究,首先,他最无感的门派唯明教无二,其次,他是个基佬。如果说感兴趣,这个团队的指挥即那个一炮轰死自己的唐门更有意思,到底是怎样的配装能在唐门被削了不少的现在打出那样的dps,这种想法给了方无一种启发……

“下去了。”
那个唐门骑着马来到尚在深思的方无面前,直接一把手把他拖上了自己的马背。
“你的双骑邀请竟然是百分百强制实施的?”
方无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这样的行为除非是双方有情缘绑定的关系一般是不会发生的,除了系统的特定,而这个服务器有这个权限的只有一个人——即唯一一个得门派认可并录入官方剧情里,一个得唐老太太待亲孙儿般对待的唐门玩家,名字叫……叫什么来的,从来都混迹阵营的方一尤指挥有点懵逼。
“你不会看了我木牌那么久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的帮主夫人?”
“嗯……那就不耻下问一发?”
“……”
两人骑着马很快和众人会和,有好几个听到这段对话的帮众都转过头投来了看稀有物种的眼神。
“而且在得不到帮主夫人相应待遇的前提下别乱叫,叫多了被系统判定了就麻烦了。”

那个唐门在方无看不到的地方对一干帮众作摊手状ㄟ( ▔, ▔ )ㄏ,继而道,
“我叫唐步良,不是不是的不,是步步为陷的步。”似乎对方无那样的划清界限没什么感觉,下了马后在地上标记。
这个团里除了方无还有两个新人,一个秀萝一个万花成男,似乎都是辅助心法。唐步良语重心长却言简意赅地说了说机制,落在秀萝身上一瞬冷冽的眼神让方无分不清是不是错觉。
好在老一的dps要求不高,一个大奶毒带着两个小奶妈和一个只会醉舞划水的补天让团队几乎没有大幅地掉血线。

[密聊]拔丝田螺对你悄悄地说:师弟呀,有空咩?⊙▽⊙

拔丝田螺……?方无翻了翻好友列表,原来满满当当的好友列表现在已经有不少进入仇杀名单了,剩下来的大多都只是点头之交。这个Id显得陌生又十分恶趣味,十分容易地让他联想起主人的身份。
[密聊]你悄悄地对拔丝田螺说:师姐……你又改名字了。
[密聊]拔丝田螺悄悄地对你说:对呀,是不是看到名字就饿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拔丝田螺说:……
[密聊]拔丝田螺悄悄地对你说:比起这个,现在世界上都在刷你,看来是大危机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拔丝田螺说:被盗号了,装备被扔心法被换,倒不至于有大危机。你来看热闹的?

拔丝田螺曾经也是一名温婉大方手法犀利名动一方的毒姐,手把手教了方无不少五毒的手法,也是时至今日方无唯一一个在成为指挥前就认识还有来往的人。最特别的是,这个毒经手法犀利的毒姐——没加阵营也不打jjc,日常从来只用补天心法,以至于知道五毒还有这样一人物的少之又少。

[密聊]拔丝田螺悄悄地对你说:cd还有多久?
[密聊]你悄悄地对拔丝田螺说:36小时,你那有洗髓丹么
[密聊]拔丝田螺悄悄地对你说:就知道你没备这些东西,我还有几件手痒换的装备,送你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拔丝田螺说:……我不穿女装

全息世界里只要穿上身了的装备就会根据玩家体型具象成衣物,所以一般都不会有互赠装备的。但是反而言之,只要玩家愿意,装备脱下来想送谁送谁。

密聊一时没了声音,方无回过神停下了醉舞的动作。
马场里尘土飞扬,不时还有狼牙兵的喝彩声。
团里的人围在一个角落,T把boss堵在角落里任众dps怼,血线掉的艰难。
“谁来数数那哈士奇让对面进了几个球了?”
“不愧是国家足球队√”
团里吐槽声四起,方无回过头去,才发现众人背对的球场上,门神时被唐步良批了一顿的天策正骑着一匹漂亮的白马驰骋球场……吃力地追着狼牙的球手吃力地抢球。
“他骑的……是浮云吧?”
方无毫无情绪地吐槽,没有注意到此刻自己已经被瞄准,buff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他身上。

???
方无莫名其妙地被圈住腰身,定下身形时发现自己已经远离了远程的抱团。

“中了沙暴要远离人群,期间效果范围内持续掉血且不受治疗。”
低沉的声音从耳后传来,随之而来的是脚下传来了沼泽般的拖曳感。
一瞬间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方无本能地抓住了身后人的手,身子还是不自主地陷了下去。
“用扶摇,空中停三秒就过了。”
方无清楚地看见了唐步良脚下鸟翔碧空的光影,心里明白得立马照做却发现扶摇在柔软的地质上根本用不了。

情急之下,只得用虫笛去勾上对方的千机匣,跟着唐步良腾空一段,接上聂云才落下了地。
“诶嘿,夫人跟帮主感情不错嘛,”一个长着娃娃脸的气纯成男揶揄着凑了过来,远程堆里不少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说帮主这回有望了吧!”远处近战堆里的丐萝以整个球场都听得到的糙萝莉音喊道,震得对面的狼牙球手也是一怔,让天策带走了球。

“还不快点打,要狂暴了。”

方无重新回到远程堆里对着近战群就是不间断的醉舞,目光扫视着这个团队。
团里的每个人似乎都怀着十分轻松的心情在打本,对着天策让对方连进两球都没有怨言。而就在唐步良的一声警示后,方无甚至以为自己感受到了什么叫训练有素,在狂暴倒计时之前将血线压了下去。
然后……
又一次被一根铁链缠上腾了空,方无觉得自己似乎都有点习惯了。
所有人都扶摇在空中以小轻功作烟花状散开,方无便止住了嘴边的疑问,反而道,
“这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御下有方啊……这么宠帮众的帮主我还是第一次见。”

落地,伴随着提示音系统弹出[无伤!耶律燕!]的成就,跟唐门的话重叠在了一起。

“他们是很好的伙伴,”

[密聊]拔丝田螺悄悄地对你说:瞎想什么呢,师姐我都还没穿过,安心啦,属性绝对不比你自己配的那套破烂差√

“……受教了”
伙伴……这是方无忽视了多久的一个词。现在细细想来,他身边还能称为伙伴的……

[密聊]你悄悄地对拔丝田螺说:那就请麻溜的。

怕是只唯此一人吧。


评论(1)
热度(13)
©一杯玉米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