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玉米糊

存文处,杂食动物萌点奇特,BL居多

[剑网三唐毒]一炮定乾坤之第四话

一炮定乾坤之第四话

#唐毒#
#全息网游设定#

莫名收获了一把新武器和几个好友之后,方无被唐步良拉着悄悄退出了团队。

承了这个人和这个帮会的情,方无也缓和了拒人千里的态度,一路轻功,跟着唐门来到了战火纷飞的长安城楼上,一个宫殿相接处不被人知晓的角落。

而就在薇卡密聊入目的那一刻,唐步良收到了门派特别任务——击杀五毒弟子方无,奖励是……唐门少主称号。

唐步良本来只是想多管闲事地问问这个五毒身上发生了什么,见这个五毒身法犀利,帮会也整好缺少这样的人物,像以往收留各种特别玩家进自己帮会一样生了纯粹的招揽之心。

而在接到任务后……

战乱长安的空气里弥漫着硝烟的气味,尤其是被狼牙军攻占的长安城楼,风中更是隐约夹杂着血腥气。

“?”

方无打量着停下脚步的唐门,眉毛一跳,心念一转天蛛已盘旋于身前。

“你的杀气泄露了。”

对于杀气再熟稔不过的方无在唐门动手的前一瞬,迷心蛊与蝎心已经信手拈来。

被定身的唐步良懵逼.jpg

“现在,是我的审问时间了?”

技能的控制时间是有限的,但是被实物束缚的时间却是无限的。方无养的天蛛吐出细密的蛛丝,扯断落入方无手中的时候已经算是实物道具的一种了。

方无气定神闲地将被定身的人捆了几圈,疑惑道,

“你刚刚为什么不隐身?”

——在被控住的一瞬浮光掠影,方无的先手就完全泡汤了

“啊……我忘了。”

……

分不清真假,方无摸着手中质感奇特的虫笛,重新审视起这个带着面具的男人。这个人分明是从来都是一张扑克脸,却很容易被看出情绪;在人面前有着唐门中人的架势,在自己帮众面前却很热忱,在方无看来甚至有点莫名二缺。

被盯着的唐步良:无辜.jpg

……
……可能,这家伙真的只是战斗无能?

“咳,说吧,为什么之前一直帮着我,出了大明宫却要翻脸。”

唐步良惊讶于方无的敏锐,面具下却一如既往地是扑克脸。其实他现在只要拖住时间,便会有唐门弟子赶来完成任务然后搭救于他,但是……或许是因为方无是死在他手上的第一个玩家,他的内心有些复杂。
“你被通缉了,”

“这我知道,”方无以为他说的是阵营上的事,并不以为意,却没注意到本应在出本后就追着他杀的玩家已经消失很久了。

“不是被悬赏,是被npc通缉,唐门内部已经发布了暗杀命令,”唐步良嘶了一声,蛛丝捆得太紧了。“你是不是得罪什么势力了。”
“!”方无万万没想到自己一个万年pvp会有被npc势力追杀的一天,不由回想起自己被盗号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记得自己之前除了带带战场和帮战就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内战的团战他都是从来拒绝指挥的,跟浩气的斗争除了正面战场也从来不出面……等等,跟浩气的团战?
仿佛想到了什么,方无觉得自己脑子里突然火辣辣地疼,像是燃起了一团火把刚想起的一点皮毛烧得半点不剩。

“方无,方无——师弟呀,你可总算是听我的话少了一点心了。”

怔愣之际,温柔中带着媚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方无反应了会,才知道对方是说“方无”比“方一尤”少了一点的意思。
来者是个一身魅紫的五毒成女,周身星星点点,仿佛转身就能化蝶而去。
“噫,你什么时候也很唐门的人搅得不,清,不,楚,啦?”
然而端庄不过三秒,转眼扑面而来的是浓浓的八卦气息。
“……师姐,”方无在唐步良诧异的目光无奈地耸了耸肩,用匕首将蛛丝划开放其自由,却再不看他一眼,转而对毒姐道,“我好像得罪了不得了的人,现在放下屠刀还能立地成佛么?”

拔丝田螺用古老的打白字方式打出一个颜表情——ㄟ( ▔, ▔ )ㄏ
“嘛,我把装备带来了,除了武器都有,喏,你换换。”
方无接下拔丝田螺的交易,一道紫色光芒闪过,新的装备已经换在了身上,仔细一查看,比起自己之前配的那套破防高上不少,还多了些他从来没见过的属性。
回过头,方无没有错过未曾离开的唐步良一瞬的晦涩眼神。

[密聊]拔丝田螺悄悄地对你说:叶葬雪那边已经在组织人围攻过来了,还有挺多看戏的浩气帮会似乎也有躺浑水的准备,这边的事你想好怎么交代了么

……都快忘了阵营的事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拔丝田螺说:你说绑架唐老太太的心头肉能让唐门派人帮我么

[密聊]拔丝田螺悄悄地对你说:……你要绑架你姘头?

“他不是我姘头。”
方无翻了个白眼,腕子却被他的“一日姘头”抓住了,一瞬间银饰哐当作响,尖锐的指套在他的腕上压出了红痕。
“附近起码有唐门弟子十人,都是95级的暗杀者,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你通报的具体位置?!”方无怒道,却在看到拔丝田螺的禁声手势后压抑了音量。“不……应该不是你,你要是通知了门派我恐怕连换装备的时间都没有。”

拔丝田螺看了两人一眼,眼珠一转,下一瞬间,地上炸开了一圈心形的烟花。

江湖快马飞报!“拔丝田螺”女侠在战乱长安对npc“唐罗”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宣布“拔丝田螺”对“唐罗”的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神鬼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

……欸?这玩意儿还能对npc用?
方无懵逼了两秒,瞬间就反应过来唐罗应该就是十个唐门弟子中的一个,烟花所在之处就是他潜伏的地方……
“走!”

唐步良收下拔丝田螺暗地里递过来的眼神,拉着方无便蹬上马。白马嘶鸣破空直上,离开原地的一瞬间,箭雨直下,是npc版的“暴雨梨花针”!

[密聊]拔丝田螺悄悄地对你说:师弟你大胆地往前走,莫回头呀莫回头(。・ω・。)ノ♡

方无气闷,这个师姐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干嘛啊啊啊?!

“……草!系统我特么日了你二大爷!”被唐步良抓住的手腕挣脱开去,却因马儿的飞速奔驰而不稳,只得攥住唐步良腰侧的衣带。
“驾!”
唐步良无声地捏紧了缰绳,却突然笑了出来。“呵,这样就沉不住气了?那咱们到唐家堡的时候,你可怎么是好啊,方少侠?”

评论(3)
热度(14)
©一杯玉米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