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玉米糊

存文处,杂食动物萌点奇特,BL居多

[唐毒]一炮定乾坤之第五话

一炮定乾坤之第五话

#唐毒#

#全息网游设定#

方无在这荒诞的一天被同一个唐门重伤了第二次。
月黑风高,不时有乌鸦趾高气昂地飞过,不时还有莹莹蓝色幽火贴着地面随风而走。

这大概是……墓地……?唐门地图有这样的地方?从来只在问道坡一带徘徊的五仙弟子不敢肯定。
这一次方无没有被马上重伤游离体外,而是被唐步良用绳子捆住了后挂上化血镖,似是凌迟。

终于被摔在了地上,方无疼得倒吸了口气,勉强抬头,看见的是唐步良毫无温度的面具,和身边墓碑上已经被风化得几乎看不清了的碑文。
手脚被困,口耳被塞,虫笛被唐门收走,除开体内还未长成的天蛛蛊,方无全无还击的机会。狠狠咳了口血,唐步良才把注意力转回他身上,取了口中压住舌根的纸球。

“这里是唐家墓地,”唐步良兀自压低了声,半垂的眼中看不出情绪,“虫笛在你身后,”
说罢,转而用响彻周遭的音量喊道,“唐家堡内门弟子唐步良已完成任务,还请发布任务的前辈现身一查真伪。”
方无疑惑了一路唐步良为何反反复复,却在方才的一瞬察觉出几分默契,想要弄清楚到底是个什么缘由,确实不如让唐门弟子绑了去交差跟始作俑者对仗来得简单明了。

“为何不直接由唐罗领人处置了?”
鬼火一闪,气沉丹田的中年嗓音普天盖来,带着内力的压迫,逼得方无又咳出一口血。

“前辈有所不知,此人身边有一同门处处回护,那五毒女子行无章法,却在处处不受约束,晚辈见其似与唐罗师兄有些渊源,便仗着她信我几分将计就计了。”

唐步良回起话来还真颇有几分味道,与寻常玩家截然不同,方无一边提防着随时的发难,一边心里却不免生了几分欣赏。
突然又觉得手脚一松,他再往唐步良那一看,银光一闪,仿若那片薄刃原本就是扣在腕上权作装饰的。

“况且……任务许诺完成后有唐家少主之称,小辈虽然不管事,对这些个虚名却颇有兴趣。”

方无:哦,成就党嘛,我懂——冷漠.jpg

“罢了罢了,你既然已经处理好了,任务便算是完成,你且去领赏吧,有老太时时念叨,你这少主之名也算符实,莫忘了多往门主处走动走动。”
一时寂静,香樟叶子落了不少,唐步良无声地看了满身血痕的方无一眼,虽然知道自己划的都只是不伤元气的皮外伤,却还是犹豫了一瞬。
“怎么?还不走?”
……威压再次来临,唐步良暗搓搓地眨了眨眼,还没给方无看明白,机关翼已经张开腾空直上,随风鼓动,很快地消失在了视野里。

方无莫名觉得这飞行路线有些喜感,正想笑,却被从暗林深处走出来的红色身影掐住了脖子。
大红色的舞衣,流光的双剑,这是加入了恶人谷的秀娘独有的装束。
这个曾经无数次帮方无带领支援部队的人,这个甚至在他发现被盗号被污蔑后一脸懵逼时说话帮他的人,现在站在了要他命的位置上……
“漠漓……原来你才是真正的007。”
按耐住声音里的颤抖,方无皱着眉试图在来者身上发现些异常,却只是徒然。
“我也是奉命行事,一尤。”
……?!!
一瞬间方无以为自己听错了,这……这再斯文也能听得出是个男人音,跟寻常的御姐音简直大相径庭。
“……哈?你是个……妖秀?”

“咳咳,漠姑娘,虽然我们达成共识要囚禁此人,但此人是由我唐门擒拿,如何处置,想必浩气盟那边不会插手。”
这时,方无才发现漠漓身边跟着一个带着面具的中年人,虽然是唐门中人,却是一幅文人打扮。

“唐管家,此人坏我盟大事,其罪难恕。”那一身前凸后翘的身影在方无面前用毫不伪装的清亮声音说道,“不过既然已有约定,不知唐门将如何处置此人?”
“放心,自然不会让这个姑娘的替罪羊一死了之的,”那文人打扮的中年道,“此人坏我唐家商路,却也是个难得的五毒弟子……”
方无默默地盯着这个100级的npc一会,听到五毒二字时全身一凉。曾经他还是个做任务升级的萌新的时候,对于唐门门主唐傲天导致的南疆几大势力的纠葛颇为了解,其中唐门五毒的过节因自己是五毒的原因尤为熟悉……

“我们家书雁小姐的事想必漠漓姑娘也有耳闻,门主到底还是心系女儿的……”那管家叨叨着,方无不好的预感被应证。
“便将这五毒弟子也制成尸人,再送回五毒去,或许还能有个解法,也说不定呢?”

妈的智障啊?!?!要是有解法风流倜傥的孙飞亮早回来了好!(ノ=Д=)ノ┻━┻还有破坏什么商道坏了什么浩气的大计,身为史上最懒的指挥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干了这些大事啊喂?!
方无的脸看起来毫无波动,心里的吐槽却已然滔滔不绝有如长江之水……

“既然已有决断,晚辈也不便多留了。”

“漠漓,”方无哑着嗓子叫住了正要离去的红色背影,“你是浩气的人,叶葬雪知道么?”

叶葬雪是方无曾经的副手,热血急躁的少爷性子,却实际上是个再单纯不过的性子。也不怪他一被指为007,第一个对他拔剑相向的就是这孩子,可是没记错的话,那孩子似乎是……喜欢眼前这个漠漓姑娘的。

“呵,”漠漓嫣然回头,擒笑道“那傻子,跟我睡过了都不知道我是不是个女人,你觉得他能知道么?”

说罢,那抹红色的身影便踏着轻功离去了,那抹笑里的嘲讽有些苦,像咖啡似的,苦得连方无都查出了其中的酸意。

“调查没错的话,你应该是艾黎门下的冰蟾弟子,”大敌未退,惊得方无起了一身冷汗,身上的伤口已经凝血了,化血镖的作用也停了,方无却还是感受到了威压,这大概就是系统等级差带来的碾压气场?
“五毒教主异位,教中事务秘辛却似乎还是掌握在这位长老手里……小友可愿替我去讨一讨五瘴毒的解药?”
不是解唐书雁身上的尸毒,而是五瘴毒?五瘴毒是天然生长在巴蜀地带由植物混合散发出的毒雾,可谓是五仙教的一道天然屏障。
方无神色一凛,猜到了几分。
“唐门主的胃口未免太大了,蜀中之地都觉不足,还要占到我巴蜀去……啊!”
胸口一疼,方无觉得自己仿佛是被踩断了一根肋骨。
“无礼小辈!既然如此,便无需再问你了!”
那中年人说着便要动手,内力已然凝聚在手掌。
……
方无做好了随时翻身躲避的准备,

“biu~”
细微的箭弩声,循声望去,不知在密林里埋伏了多久的唐步良晃了晃手中的千机匣。
方无连忙挣开绳子,翻身接住人扔来的骨容,招来灵蛇就准备开大,回头一看,一百级满血的管家已经血条一空,倒在了地上。
“……又是一炮毙命?”

“那必须,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沉寂在没有机会动手的阴影里,方无忽略掉了唐步良脸上一瞬间类似于犬星人求夸的表情,
“虽然我知道很不是时候,”阴着脸,方无缓缓道,“我看这地方也算清净,如此良辰美景,阁下可否与我一战?(以泄今日抢人头之愤)”

评论(6)
热度(9)
©一杯玉米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