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玉米糊

存文处,杂食动物萌点奇特,BL居多

[唐毒]一炮定乾坤之第六话

一炮定乾坤之第六话

#唐毒#
#全息网游设定#
#精分腹黑炮x伪高冷中二毒#
这一话大概能解释为什么是中二毒了,感情线也终于明朗了,至于下一张开不开车,求建议咯 笑。

唐门的天是许多玩家公认的美,冷色调中破晓而出的金色光芒就像展翅而起的凤凰,向着远方让人望而不及。

“嘶……还真是不留手啊?”

问道坡边的石堆顶上是个鲜少有人来往的平台,恰好可以将唐家堡全景尽收眼底。

唐步良同人插旗有一会儿了,基本上把把都是在近身之前被对方花式上蛊控得不能自已然后输掉,秉持着风度没有用过浮光掠影的唐某人终于躺倒在地气喘吁吁。

他背靠石地上看着唐门的天一阵恍惚,突然一阵幽香拂过鼻尖……是方无在他身边躺了下来。

“我啊……其实只是个空架子而已,”
唐步良听见对方突然沉下来的声线,通透得像陶笛声,带着悠扬的自嘲。
“以前还是小白的时候,被师姐捡回了师门,随随便便地满了级。”
唐步良没有接话,突然觉得自己的脉搏突突得有些快。

“那会我还有个师兄,热血的pvp天策。我满级的那个晚上,被他们两个拉着插了一整晚的旗,那晚之后我就毅然决然地走上了pvp的路……”
“pvp嘛,当时入了一个比较大的帮会,打打攻防,打打帮战,还有战场什么的,赢了就好像赢了整个世界一样,觉得这世界老子第一……什么的,哈,然后就慢慢地会了指挥,跟着带团什么的,自以为花尽了心思研究战略计算行军时间差什么的,觉得自个儿挺了不起。”
“刚上线发现被说是007的那会儿,真是气大发了,好几个派来跟我好好谈的帮里的人稍微有点语气不对就被我动手重伤了,现在想想……”

        您的好友唐步良邀请您加入
          [打不赢就掰弯]帮会
         同意            婉拒

方无愣愣地看着半透明的系统提示框横在眼镜和云海之中,手里的虫笛“哐当”一声滚到了一边,眼眶微热。

“老唐……你这是在撩一个基佬你知道嘛?”
“就算我已经被恶人除名,也还是被两边阵营同时追杀的人,这样的你们帮也敢收?”

方无只看到面具下的嘴唇动了动,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

“嘛……”唐步良对着自己的浩气盟标识眯了眯眼。“你不是我一炮打回来的帮主夫人嘛?”没说出口的是,在看到他被自己一箭穿心的时候,他就已经不由自主地出手回护了。

……
分不清是认真的还是玩笑话,银饰一阵叮当作响,方无一个翻身,跨坐在了唐门平坦的小腹上。

“要让哥哥我教教你什么叫基佬不能随便撩吗?”

唐步良看着这个五毒居高临下的视线,高傲中带着些拒人千里的稚气,收拾了嘴边正经的说辞,带着手套的手掌顺着五毒校服露出的肌肤,从膝盖缓缓摸到若隐若现的腿根……

没注意已经烧到了耳朵根的燥热,方无三指捻了唐步良的下巴,凑近……
呼吸相近,脉搏想贴
噗通……
噗通……
仿佛听到了心里有什么东西绽开了。

[系统]您已接受隐藏剧情任务[巴蜀恩怨朝难抿]
[系统]您已接受角色养成任务[天蛛再临]
[系统]您已获得任务道具[神木王鼎],天蛛蛊已在您体内觉醒,请速回五毒完成任务,三日内不能完成系统将进行清楚程序。

一串系统提示音停下了方无的动作,看着近在咫尺的嘴唇,心里长长地叹出口气。

“好人做到底,唐少主要不要跟我回一趟五毒?”
方无拾起一边的虫笛,这把骨容再回到他手里的时候已经精炼满了,也打上了五彩石,这些都出自躺在旁边的这个唐门之手。

没等到意料中的触感,唐步良睁开眼,看着方无在空中看着什么,也跟着点开了忽略许久的消息栏,一边指了指自己唐门少主的称号,道,“我顶着这个可是自带五毒仇恨声望的,夫人要我去送死吗?”

[密聊]晓清风悄悄地对你说:老唐!!!我刚听了个大八卦你想不想知道!!!

[密聊]晓清风悄悄地对你说:喂!老唐你看我一眼!你捡回来的帮主夫人是不是世界上被骂得体无完肤的那个方一尤你要不要去问问啊???我看有点像啊!!!
[密聊]晓清风悄悄地对你说:你是不是在唐门?!?!世界上有几个恶人帮会联合要去唐门拿这个方一尤问罪你知道吗?!

“方一尤?”
“嗯?”

唐步良随口一问,方无本能一接。
“不用解释,我跟你去五毒,马上走。”
拉着方无,唐步良走到崖边,已经能隐约看见马队行径了。

“哪边的人找来了?”
方无立马会意,下意识地去看神行千里的CD,技能却还是暗着的。
“听说是恶人帮会的,你没看世界?”
“早关了,烦的很。”
骨容上闪过冷冽的紫色金属光芒,被五毒男子拿在手中把玩,看得人晃眼。
“怎么了?神行不了?”
“不知道是不是bug了,昨晚进了唐门地图后就一直暗着。”
“是不是精力空了?”
“噫……?”
……那么久没有下线,精力趋近于零,玩家会被强制局限活动范围,其中之一就是锁定神行千里的技能。这种事早被方无忘脑子后面去了。

“不过我也很久没下线了,也没见精力条掉啊……”

唐步良随口吐槽了一句,方无没听清楚,再问的时候却被唐步良的子母爪锁在了身边,

“啧,还好我们在制高点,”
???
方无还愣神,却突然感受到了一对机关翼从唐门身后张开,然后鼓风而起。

卧槽?说好的唐门没有双人轻功呢?这么拉风的玩法传播出去谁还要里飞丐啊喂?

不自觉地抓紧了几分唐门的手臂,方无明显地感觉到了飞行的不平稳,心也跟着上下起伏了几个来回。

远远地,方无看到了朝问道破行来之人的领头,白马之上,是穿着明黄色衣裳的少年,身后的,是曾经被奉为阵营女神的红装秀娘——真正的浩气卧底,漠漓。

“嗯……这还有个大麻烦。”

由于抱得太近,唐步良的话直接响在耳边,咬耳朵般的亲昵激起了方无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说话隔远点。”

“我用机关翼是借风而行,没办法溜太远。还是在唐门休息一段时间,等你神行可以用了我们就一起去五毒,怎么样?”

“……行,你故意的吧!凑远点!(▼皿▼#)”

机关翅膀扫着竹枝顶端划过,跟来路上的人错开了方向,就像吃撑了飞不起来的鸟儿,几个扑腾,终于扎进了水里。

所以……唐门果然还是单人轻功比较稳,各位炮炮使用需谨慎哟√←








评论(6)
热度(11)
©一杯玉米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