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玉米糊

存文处,杂食动物萌点奇特,BL居多

[唐毒]一炮定乾坤第七话(下)

一炮定乾坤之第七话(下)

#唐毒#

#全息网游#

    送名叫阿雅的小女孩回了住处再去树屋的时候,艾黎长老已经回来了。
    两人在途中对要不要让唐步良现身的问题商讨了一番,最后还是决定坦坦荡荡,毕竟唐门人在五毒地界的口碑已经够差了。
    果不其然,在看到方无身后的唐门时,艾黎长老冷下了脸。
    “师傅,徒弟携唐门弟子唐步良前来拜见,亏得他的助力,弟子寻回了被乌蒙贵盗窃的神木王鼎,请师傅过目。”
     方无突然噗通一声跪在了艾黎面前,奉上早就准备好的任务物品。
    “你先起来……我有教中事务与徒儿商讨,唐少侠可否回避一二?”

    一切尚在意料之中,唐步良礼数周全地作了一揖,轻功一起便离开了原地,机关翼还没张开就被收了回来,浮光掠影,蹲在了树屋门边的枝干上。

    屋内,艾黎把方无扶了起来,接过那个坚毅似玉的木质小鼎却没多看,反而摸着胡须观察着自己徒弟的面色。
    “一尤,你对天蛛蛊所知多少?”
   
    方无心下一惊,关于那个天蛛蛊觉醒的任务他半个字都还没提却被艾黎长老一个会面就看出来了,莫不是蛊毒已经十分严重了……
    “不瞒师傅,徒弟此次回来也是因为此事,”
    方无随即将唐门墓地里发生的事一股脑说了,顺带不忘说了被那个唐门搭救的事以刷一发好感度。
    “原来如此,”艾黎沉吟了一会,捧着神木王鼎的大手微微发颤,“天蛛蛊本是我教秘闻,它是毒经弟子的必修武学天蛛引的始源,但并没人见过。”
    “你单修毒经,此蛊本应无碍……但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此蛊觉醒有异引发了蛊毒。你的鬓角已经有了暗紫色的蛛纹,说明蛛毒入体已有几日了。”

     方无听得心里隐隐发紧,手指跟着浮开鬓角的发,细细看去,确有细碎蛛纹盘旋在耳前,紫得发黑。

    “好在你寻回了神木王鼎,用此物或许能化解蛛毒,如果将天蛛蛊融入血脉,或还可让你功力大增。”艾黎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一块石刻,不大的石头上密密麻麻地刻着文字。“你且将上衣脱了,”

    话还没说完,屋外头一声坠物的声响,唐门少侠摔在了正门口,好巧不巧,阿雅正捧着一青铜小鼎也走到了门口。
    “师兄!我就说他心怀不轨!”

     方无:(;一_一).jpg  
     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之下,唐步良捏了捏有些发烫的耳根,伸手想去摸摸阿雅的头刷个好感度却被躲开了。
    “咳咳,其实晚辈有些关于我家夫……方无身上蛊毒觉醒的事的线索,想告知艾黎长老。”

    在艾黎长老和阿雅将信将疑的目光中,方无把人领进了树屋,投去疑问的视线。

    “敢问长老,天蛛蛊在方无体内是否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觉醒有异?”听完全程对话的人明知故问,得了艾黎的点头后把视线转回了那个五毒身上。
    “你还记不记得……你的天蛛蛊是何时异动的?”
    何时……?
    噗通……噗通……
    任务弹出来的时候,他们差一点就……亲上了,基佬毒老脸一红,抚额作想不起来状。
    唐少侠福至心灵,不露神色地得意。
    “咳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五毒两npc莫名觉得被闪到了眼,打断了两个基佬的交流。好在唐步良还是正经的,从衣领里接下一物递给艾黎,编制的锦线上只系着一颗木珠,古朴而大气。
    “不知是否与此物有关,还请前辈看看,”

[密聊]方无悄悄地对你说:这是啥?
[密聊]你悄悄地对方无说:把你劫回唐门任务除了唐门少主的称号还送了这个,没啥属性但是跟称号绑定我就带上了,名字叫醒魂香。

    “这是……醒魂香?”艾黎把珠子握在手中观察了许久,语气竟是带着七分震惊。
    “师傅,这物是何用?”一边问着,方无冲唐步良阴沉着挑了挑眉。

[密聊]你悄悄地对唐步良说:敢情你就是加剧我不利处境的罪魁祸首
[密聊]唐步良悄悄地对你说:……我哪知道,在唐门那称号有用,不然那娘炮秀早带人进唐门抓你了,哪来的清闲时间给你插旗虐我。
[密聊]唐步良悄悄地对你说:你看艾黎的表情,好像没那么紧张了,你要是这回否极泰来可能还能得个便宜,可不得感谢我?

方无虽然说着埋怨却半点没进心里,反而回想起了上次下线前带着一帮恶人兄弟在南屏山劫了一波镖银的事。他们本以为是攻防的援助物资,劫完后才发现不是。大伙都傻了眼,却还是把镖银分了分,没记在心上。
莫非……那是唐门和浩气盟的交易来往,他一个小小的恶人指挥就这么被惦记上了?
……阿西吧?!

“醒魂香是一味失传多年的配香……”npc解释了一大段两位玩家并没有十分在意,任务嘛,反正你只要给我解决方法就好啦╮( ̄▽ ̄)╭

[密聊]你悄悄地对拔丝田螺说:师姐,还活着么?我好像知道浩气跟唐门合伙追杀我的原因了。

[密聊]唐步良悄悄地对你说:你发现啥了?

拔丝田螺那边半天没有回应,好友列表里却是在线的,再加上之前拔丝田螺长时间的下线,这弄得方无有些心慌。
[密聊]你悄悄地对唐步良说:我好像知道我为啥

唐步良是第一个感受到异样的,接着方无就昏了过去,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有细碎晶莹的丝从发梢蔓延开去,形成了一张网,将方无圈在了里面。
阿雅立马叫了一声,放下东西就要上去扒蛛丝,被唐步良一把护住了。
“蛛丝不确定有没有毒,别碰!”
“这是蛊毒爆发前的提醒也是对宿主的保护,你们都不要碰。现在得马上炼制解毒的香!阿雅,去河边采些百足草回来,快!”
阿雅犹疑地看了唐步良一眼,还是转身跑了,叮叮当当的,好不匆忙。
“另有一件事希望唐少侠能帮忙,”

艾黎发话的瞬间,唐步良接到了任务。
[系统]您已接受隐藏任务[风蜈殿旧人],任务时限六个时辰,超时自动失效。
[系统]您已获得任务物品——书籍[生死蛊密志]

“我教掌刑的风蜈殿长老乃也曾觉醒过远古虫蛊,若能将其请来相助,必定有所保障。”
艾黎摸着胡须,神情有些复杂,醒魂香已经被他仍进了神木王鼎,那香即是祸源也是解药的主料。
“可是他已经避世许久,你是唐门来的人……或许,你能见上他一面。”
话音未落,唐步良已经闪身而起,想到方无跟自己相同的现实处境,任务失败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只能争分夺秒,不能失败。

ps:让亲儿子影墨那一对来下一章打个酱油,有兴趣的各位可以移步唐毒向前作《风蜈惑》

评论(2)
热度(8)
©一杯玉米糊 | Powered by LOFTER